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住房公积金怎么改?两会热点提出四个方案构想

2020 5月26日 9:59
作者
分享

基于住房公积金存在的弊端,如何改革的话题就提上了日程。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提出的4个改革方案,几乎代表了学界提出的改革方向。一是提高统筹层次,加强地区间互融互通,提高收益率;二是整体改制为国家住房公积金管理公司,成为独立法人的非银行金融机构(美国“两房和吉利美”的思路);三是改组为国家住房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的思路);四是与企业年金合并(新加坡中央公积金的思路)。在他看来,就目前中国国情来说,这4个改革方案,是由易到难的。

第一个方案的具体路径是,在不改变住房公积金中心目前行政事业单位性质的条件下扩容功能和优化结构。可以搞协议存款,这样起码可将利率提高到3.5%左右,实行起来很容易。待过渡一段时间后,可进一步改革投资体制,进行委托投资;进行业务范围、缴存覆盖面、运行机制效率(如简化提取使用手续)等方面的改革。

“第一个方案是最容易的,只要有决心,不需要国家政策支持,不用说非得克服什么了不得的困难才能完成。”郑秉文对证券时报记者说,第一个方案最易操作,但其特点是公积金组织性质没变,还是“互助会”,比较原始。相较之下,第二、三个方案属于金融性质,可以发挥现代金融功能,更高效地发挥公积金缴存资金的效率,给缴存者带来更大收益。

值得一提的是,郑秉文提出的第三个改组国家住房银行的建议,与张连起的建议不谋而合。张连起今年提出取消公积金制度并建立住房保障银行的建议:住房保障银行定位为政策性银行,可以提供低息贷款;同时改变现在公积金的社保运作的模式,实现金融市场化运作,可以提高住房公积金的持有收益;另外,企业和个人自愿交纳,可以税前抵扣。

第四个方案是公积金和年金整合,这也是黄奇帆此前建言的一个公积金改革方向。不过郑秉文认为,这个方案是最难的,因为涉及到不同部门间的部际沟通。“这是基于民众的角度,是良好的愿望,但是从实际执行来说,难度太高,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表示,中国人数众多,并且现在制度基本格局已经形成,这项合并改革涉及到两个部委,协调难度很高。“别说涉及到两个部委,就是职业年金和企业年金都属于一个部门负责的事情,合并也是很难的,因为他们的属性存在较大差异性。”

郑秉文的意见是先易后难,从最容易改革的第一个方案入手。“第一步,先把收益率太低的问题解决,你不能看着它(公积金资金)像冰棍儿一样一天天在那儿化。”郑秉文说,之后在这个过渡期内,在中央统一部署之下,再看下一步如何改。是准银行金融机构的路子,还是一步到位改组为国家住房银行,或强行与企业年金合并。

“眼下,刻不容缓的是立即就地改革。”郑秉文说,“先把协议存款等业务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