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打开微信扫一扫
快速在线咨询

明年我国宏观政策将“稳”字当头

2020 12月21日 9:40
作者
分享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6日至18日在北京举行,基于会议精神,2021年我国经济仍将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不急转弯,要把握好政策时度效。总体看,明年我国政策将“稳”字当头,疫情以来各类非常规的扩张性政策将结合疫情进展和形势变化稳中渐退,但退出的力度和节奏会比较温和。

  会议提出,要有忧患意识和底线思维。会议指出,疫情和外部环境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并进一步指出“明年世界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复苏不稳定不平衡,疫情冲击导致的各类衍生风险不容忽视”。与此对应的是,在7月和12月中央政治局会议“要强化机遇意识、风险意识”的基础上,会议新增了“增强忧患意识”“坚定必胜信心”“坚持底线思维”“提高风险预见预判能力”等要求。

  基于会议提出“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合理把握宏观调控节奏和力度”等说法,预示2021年政策总体上还是会逐步收紧和退出,但力度和节奏会控制好。具体来看:

  财政政策方面,会议要求“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而2019年会议的提法是“大力提质增效、更加注重结构调整”,疫情以来则变为“更加积极有为、注重实效”,意味着明年财政政策将重回疫情前的提质增效,而“保持适度支出强度”的要求,意味着明年财政赤字和专项债规模应会有所下降、但幅度应不会很大;同时,财政政策的主要任务从去年的“支持基层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变为“在促进科技创新、加快经济结构调整、调节收入分配上主动作为”。

  货币政策方面,会议要求“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精准、合理适度”,2019年会议的提法是“灵活适度”,疫情以来变为“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总体看,央行仍将相机抉择;此外,会议要求“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对比10月以来央行提出的“货币供应应和基于潜在产出的名义增速相匹配”,预示着明年货币供应的收缩幅度不会过紧。

  监管政策方面,12月的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抓好各种存量风险化解和增量风险防范”,本次会议则强调“提高风险预见预判能力”“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处理好恢复经济和防范风险关系,多渠道补充银行资本金,完善债券市场法制”“打击各种逃废债行为”等,预示明年防风险的重要性高于强监管,国家也会尽可能避免发生处置风险的风险,同时避免发生政策退出过快过急的风险。

  2021年是我国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具有特殊重要性的一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也是建党100周年。因此,明年的宏观环境需要保持稳定,政策走向也需要稳字当头,要促进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继续做好“六稳”“六保”工作,政策操作上也要更加精准有效,合理把握宏观调控节奏和力度。